主页 > 股票 > >谈股票投资究竟赚谁的钱?
谈股票投资究竟赚谁的钱?
[来源:未知]   [作者:admin]   [编辑:admin]   时间:2019-11-12 03:39

  我们在股票市场上究竟是立足于赚优秀企业增长的钱,还是立足于赚市场先生的钱,这是投资中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。廓清了这一重要理论问题,才是区分一个人究竟是投资还是投机的重要标志。从投资的角度讲,我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应该是赚优秀企业增长的钱,当然对市场先生“奖赏”也不排斥,但是归根到底,还是要立足于赚企业增长的钱,因为从长期来讲,我们投资于一家企业的最终收益率,将无限接近于其资本回报率,而且时间越久,越是无限接近于。当然,这个长期有时是十年、二十年,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
  然而,任何理论的观点哪怕再正确,也需要我们到具体的投资实践中去检验,如此循环往复,我们才更加容易加深对理论观点的实际理解,进而化作自己投资实践上的自觉行动。

  贵州茅台:我之所以总是喜欢例举这个“中国股王”说明问题,一者是自己把它当成“非卖品”般长期持有,再者,是因为它今天在市场上太令人“眼热”,可能更容易说明问题。

  2013年底,其收盘股价682元(后复权,下同),截至今年10月24日收盘价6817.72元。不到6年的时间,即上涨约10倍,按6年计算,年复合收益率46.77%。如此爆发性的收益,可谓令人目瞪口呆!

  2013年净利润153亿元,2018年352亿元,按照前三季度的增速毛估估今年实现20%的增长,则2019年净利润422亿元。6年的时间,净利润实现2.76倍的增长,年复合增长率18.42%。

  一方面是股价上涨接近10倍,另一方面是净利润增长仅2.76倍,显然,明眼人能够看得出来,这6年贵州茅台的投资人,更多的是赚了市场先生奖赏的钱。

  说明一下:之所以选取2013年这个时间段,是因为那正是贵州茅台“王子一时遇难”的困难时期,那时毫无疑问,给颇具慧眼的投资人提供了十分难得的投资机遇。

  当然,如果截取时间从它2001年8月份上市开始,当天开盘价34.51元,至今年10月24日股价6817.72元,上涨197.56倍,年复合收益34.13%。其净利润,2001年3.28亿,按毛估估2019年422亿利润计算,上涨128.66倍,年复合增长30.98%。从股价年复合收益率、利润年复合增长率,以及连续多年的净资产收益率来看,进一步佐证了“投资于一家企业的最终收益率,将无限接近于其资本回报率”,这说明这一公式是成立的。当然,这么长时间的耐心持有,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,可能是挑战人生极限、思考极限,或者说是命中注定完不成的任务。

  2017年底,其股价77.88元(后复权,下同),截至今年10月24日股价收盘251.90元。不到2年的时间,股价上涨3.23倍,按2年计算,年复合收益率79.85%。面对如此高的浮盈收益率,我想,在这个时间段内通策医疗的投资人可能做梦也会笑醒!

  2017年,其净利润2.17亿,2018年净利润3.32亿,按前三季度增速毛估估今年按50%增长,2019年净利润4.98亿。2年时间,净利润增长2.29倍,实现年复合增长51.49%。这个增长速度可谓超高速,尽管如此,股价的涨幅也远远跑过净利润增长的幅度。显然,这个时间段的投资者又是赚取了不少市场先生奖赏的钱。

  说明一下:之所以截取2017年的时间,是因为通策医疗2017年上半年因为高价增发失败而广受市场诟病,因此股价大幅下跌,形成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之势,给投资人提供了较大的安全边际。本人主账户当时平均买入成本26.496元,2年多的时间,实现了3.96倍的浮盈收益;女儿实盘账户后来进行了部分换股操作,至今所剩股份的持有成本已为负成本(-6.861元)。面对如此多多的浮盈收益,虽然我自己并不会常常做梦笑醒,但我心里明白,在这个时间段内我还是更多地赚取了市场先生奖赏的钱!

  事实胜于雄辩。面对诸多这样的事例(可谓举不胜举),我们是不是可以将开头所说的“理论观点”稍作一下修正呢(当然,这种“修正主义”也只是“术”上的修正,这也是本人作此小文的主要目的)?我认为是可以的,比如,可以修正如下:

  1、投资的立足点是赚优秀企业增长的钱,这是投资之基、投资之本。离开了这一点,我们的投资就是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了。

  2、要善于抓住、利用市场定价错误的机会,大胆地去赚取市场先生奖赏的钱,这种机会利用得好,更容易在短期内取得超额收益。中国一向波动巨大,还常常容易给我们投资人提供这种取得超额收益的机会。可以说,这也是我们中国最大的国情特点之一。

  进一步说,以上这两种钱我们都要理直气壮地去赚,特别是对于赚市场的钱更没有必要羞羞搭搭。或许一生中我们只要抓住少数几个这样的机会,就足以让自己富有了。这一点,在贵州茅台的一些少数投资者身上,可以说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!

  那么,这种赚取市场先生“快钱”的做法,是不是与我们先前倡导的“慢慢变富”的理性原则相违背呢?

  显然是一点也不违背的,因为我们立足的是赚取企业增长的钱,但是重大机会来临了,更是要敢于重重下注,这种重重下注实际上是建立在理性原则之上的(当然这需要具有足够的洞察力、足够的耐力)。我们所追求的只不过不是平庸的机会罢了(平庸的机会也常常让我们不敢重重下注)。

  以2015年大股灾为分水岭,近几年来我大A股的生态环境可以说发生了很大变化,这就是一些人所众知的优质白马股涨幅可谓一浪高过一浪,诸如本人持有或者长期关注的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海天味业、恒瑞医药、片仔癀、爱尔眼科、通策医疗,等等(有兴趣的还可以找出一小批量),似乎在过去的任何一个时间点买入都是对的,而且其中有些品种市盈率估值从来就没有太低估过。于是有市场观点认为,对于这些优质白马股完全可以不管估值高低便可以买入,以让其成长、让时间去消化它们过高的估值。确实,对于这些优秀的品种,如果对于安全边际过于严苛的掌握,其结果必然是错失,然而,如果若过高的放松对安全边际的掌握呢?不能否认,其间有些投资品种会成功,但是同样也不可否认的是,有的投资品种很有可能在未来几年面临的是平庸的机会,甚至还会有可能面临着未来的估值杀(常识告诉我们,一家企业再优秀也不可能永远保持快速增长,也一定会有增长放缓或经营碰到问题的时候)。这一点,想一想曾经“浓眉大眼”的东阿阿胶,近十年来股价不仅没有上涨,反而进行了大幅度的估值杀,即从10年前的60多倍市盈率,形成今天的“双杀“,其间的警示应该说是很触目惊心的。如果不是在2008年大熊市买入成本很低的投资者,十年的持有如此平庸,实在又是一个太大的时间成本(我女儿实盘账户已持有差不多5年之久,至今仍然处于浮亏之中,至少从目前看是一个“失败”的投资品种,当然目前我仍然处于“暗服阿胶不肯道“之中)。长期投资的不易之处,或者说长期投资最大的风险,莫过于如此。

  虽然在指导思想上,我们力求追逐不平庸的机会,但终归到底,投资贵在行稳致远。投资时间越长,反而我们越是需要寻求“向下支撑”,需要将风险控制尽可能地在买入之前完成。更不能因为因为有少数“极品”(如贵州茅台我判断就是这样的“极品”,着眼于未来五年十年的持有,或许大概率地仍然会获得合理的收益,特别是较低成本的持有还每年获得不断增长的红利分红)的幸存者偏差,就推而广之,以特殊性代替普通性,犯“规纳”上的经验主义错误。在我看来,上述这种观点至少在投资逻辑上是有漏洞的,因为不要说将来有可以面临估值杀,有时哪怕一个小的概率事件,就可能让我们多年的投资成果毁于一旦。所以,对于安全边际的掌握,在投资上是永远不能忘记的,因为有了这种安全边际的掌握,即便遇到一些小的概率事件,或许我们会受伤,但也不至于受重伤。仍以我女儿实盘帐户的东阿阿胶为例,虽然目前“受伤“,但是目前18%多点的浮亏也完全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。

  这四个维度可以说构成了价值投资十分完善的框架体系,在根本逻辑上是无懈可击的。缺少了任何一个维度,都是有欠缺的,是有漏洞的。我们之所以有时会在市场上犯错、受伤,查找一下原因,一定是毫无例外地在这四个维度上出现了某些偏差和漏洞。

  在Akshaya Tritiya在Lok Sabha选举的热潮中失去了发行主权金债券(SGB)的机会,并且将直接征税目标错过了大约15%之后,政府似乎决心填补这

  豪华摩托车品牌杜卡迪印度公司宣布其2019年下半年即将开展的DRE(杜卡迪骑行体验)课程。在印度DRE活动成功至今之后,杜卡迪已于7月推出DRE安

  一个代表餐馆老板的贸易机构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称,食品安全和标准管理局在食品安全和标准管理局的许可证中,只有4 67万个用餐地点,包括餐

  多伦多证券交易所(16,037 49,下跌51 75点)。Avalon Advanced Materials Inc (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代码:AVL)。材料。下跌1 5美分,或1 46%

  Amgen(AMGN)最近一个交易日收于166 70美元,较前一交易日上涨了-1 38%。这一变化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下跌1 32%。其他方面,道琼斯指

  在最近的交易时段,星巴克(SBUX)收于76 06美元,较上一交易日下跌-0 14%。此举比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下跌1 32%窄。其他方面,道琼斯指数下

  IBM(IBM)在最近的交易时段收于132 28美元,比前一天下跌了-0 08%。这一变化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涨幅0 16%。其他方面,道指上涨0 26%

  G-III服装集团(GIII)最近一个交易日收于29 24美元,较前一交易日上涨1%。该股票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每日涨幅0 16%。与此同时,道指上涨0